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柳七的博客

朋友光临 荣幸之至 清风微拂 碧荷田田 绿柳垂髫 玉藕沁香 闲坐品茗 不亦乐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身寒微 成长曲折 历尽苦辛 笑看春秋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范店纪行(游记)  

2014-07-25 19:12:50|  分类: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两七月十八日清晨,蓝天白云,天空晴朗,我们一行18人匆匆登上西行的大巴,赶往大渡河边的范店乡,去寻觅七零级知青在那里留下的深深足迹。

大巴在去年才开通的乐自高速上飞驰着,一个多小时,就到达了有古嘉州美誉的乐山市。来不及去观看有世界第一大佛美誉的乐山大佛,来不及去欣赏山水城市乐山的市容市貌,我们又马不停蹄的换乘上去沙湾的大巴。从沙湾车站出来,马上又打的到了沫若故居。此时已近正午,刚烈的骄阳晃得人眼眯缝,面红耳赤,汗水早已顺着脊梁往下浸润。到了该午餐的时候了。在前来接应友人的引领下,我们在一家路边餐馆坐了下来,美美地品尝了西行范店的第一餐。印象最深的一道菜肴,是滑嫩爽口的豆腐玉片,听说,这是著名的西坝豆腐中的一道名菜。

饭毕,顾不得擦擦额头上汗珠,一行人有的带上遮阳帽,有的撑开花折伞,架起太阳镜,结伴赶往沫若广场。大渡河边的沫若广场,气派大方,彰显出绥山毓秀,沫水钟灵。湍急的河水,泛起浑浊的漩涡,一路往东狂奔,好像当年赶集的知青,要去场镇上看稀奇,会大餐似的着急。和一路狂泄的大渡河相比,广场的小桥流水显得有些黯然失色,只有那些翠绿的大树引人注目,可以为行者带来一些阴凉。但最引人注目的,是屹立江边的郭沫若雕塑。高大得令人需要仰视才能全览的塑像,正好符合这位中国新文化运动的旗手,引领千军,摇旗呐喊的伟岸形象。同伴们在塑像前争相合影留念,我却面对伟人,凝视着,仿佛在听他吟诵着《女神》,又仿佛听他朗读着《棠棣之歌》,又仿佛听他谈论着《甲申三百年祭》。大渡河还在一路狂奔着,好像沫若先生当年冲出封建家庭的桎梏,毅然投入大革命的洪流一样。

冒着正午的酷热,我们接连参观了沫若故居和沫若故居博物馆,一边吟诵着沫若先生的诗句,一边赞叹伟人的生平,感受着一代文豪恣意汪洋的文化气息。

从博物馆出来,前来接应的两辆长安面包车,早已等候在外。因为我们前去的山路,大车无法通行,只有娇小灵便的面包车,才能显出英雄本能。而另外一辆,却在半山里等候我们。面包车七拐八拐,拐入一条狭窄的山路,盘旋着,向着树木葱茏的山峰挺近。驾驶员姓秦,是范店先锋村的妇女主任,年约40岁,身体健壮,脸儿圆圆,常年驾驶着范店通往沙湾区的唯一交通工具(长安面的),在这条18公里多的熟悉山路上往来奔波,这里的每一道沟,每一道梁,每一个坡,每一道拐,她都能如数家珍地一一道来。面包车穿行在坡坡坎坎之间,时而擦着山壁而行,时而贴着崖边而去,空灵的崖下,万丈深渊,把坐车人的心都悬了起来,有时一盘子打过去,山穷水尽疑无路的小山道又现于眼前,让惊出一身冷汗的我们,又稍微放下心来。但秦主任却始终脸挂笑容,熟悉地眼望前方,方向盘在她的手中滑过来,又滑过去,引领着面包车在山中欢快地穿行着。约行驶20多分钟,车子开始下行,好长一段山路,没有了先前的水泥路,代之以毛坯机耕道,遇到湿滑路段和会车处,只好相互退避,小心擦过。据秦主任讲,这段路只有晴天路干时才有人走,遇雨路滑,没人敢走,哪怕是常年在山路山跑的老司机,也不敢走。

又行驶约十多分钟,车子终于下到山谷,在比豆腐渣还碎的山谷公路上颠簸行进着。原来,我们的车本该从谷底进来,但山谷中两车相遇会车,一辆车倒档故障,坏在那里,只有慢慢修理。整条山路就彻底拥堵了,所以,我们的车是从另一条还没铺上硬石的山道绕过来的,不然,鬼才知道,在这荒无人烟的山谷里,需要等待多长时间才能通过。

三辆面包车终于在盘山公路上会合,一路结伴,跃上葱茏,到达一个叫太平垭的地方,只见公路上方赫然挂着“范店乡”的一块蓝底白字路牌。哦,原来是已经到达范店乡的地界了。下得车来,伙伴们一阵惊呼,原来,这太平垭地处三峨山与二峨山之间,地势险要,是通往范店乡政府的必经之路。右壁,山崖突兀,直耸入云,高悬的艳阳透过崖壁层层的繁枝茂叶,早已变成斑驳的光影,大大地减弱了热量。左壁,山谷空灵,万仞峭立,站立崖畔,令人胆战心惊。“哎呀,看呐,盘山路!”一阵惊呼过后,大伙屹立路旁,引颈探望,从崖畔茂密的树丛杂草缝隙看出去,只见我们即将前行的山路,从垭口旋下,好像丽人手中舞起的水袖,又像藏族同胞敬献的哈达,更像仙女舒展的裙带,在丛山峻岭的山腰,时而飘柔舒展向前,时而猛然折返调头,然后首尾不见,消失在石崖和树丛后面。再远处,就是重重叠叠的山峦,还有湛蓝湛蓝的天空和朵朵漂浮的白云。

“吃西瓜啰!”随着女士们欢快的尖叫声,邓兄早已把大西瓜分作数块,任由取用。我也不客气,拿起一块汁水流淌的瓜块,张开大口,猛咬下去,啊,那个甜,那个汁,那个凉,那个爽,真个是畅快淋漓。吃着瓤熟多汁的西瓜,吹拂着垭口的习习凉风,伙伴们相互打趣,相互照相,共同合影,笑语欢声在太平垭响起、飘荡,没有烦恼,没有忧愁,没有失望,更没有悲伤,只有老知青们享受大自然无私馈赠的舒心与惬意。

面包车从太平垭开出,一路旋下,经过刚才看到的盘山路段,刚才的欣赏心情早已收敛,眼中看到的,早已不是什么水袖、哈达和裙带,而是一条崎岖蜿蜒,路窄陡峭,极难通行的山区公路。好在秦主任们常年在此跑车,熟悉路况,才使得惊险处刚刚出现,又被一次次化险为夷。左旋右旋,汽车终于下到山底,我们一颗悬着的心,才感到了安全着陆。

面包车顺着山底的小公路欢快地飞驰着,路两旁尽是一两人高的玉米棵子,长势喜人,预示着今年的丰收,但没看见有一块水稻田。听范店知青讲,他们经年劳作,尽吃包谷饭,根本吃不到大米,这对吃大米饭长大的城里娃儿来讲,是多么大的磨难呀!如此看来,这里就只有玉米棵子了,我们此行,也要体会玉米饭的味道了。

沿着小溪路边的山道,面包车拐过一座石桥,向到达范店乡的第二个目的地----一线天行进。车到沟口,一行人下得车来,放下行李,穿上凉鞋,欧起墨镜,迤逦而行,两分钟功夫,就到达闻名遐迩的一线天,当地人称的两碰岩。一线天长约1.5公里,高约30米,最宽处约7-8米,最窄处只有2.5米左右。由于两山坚硬的花岗岩石形成了一道峡缝,故名一线天。

一行人在罗兄的引领下,一步步走入一线天,顿感清凉可人,完全没有了一丝的暑热。习习凉风吹拂,清澈溪水潺潺。即使夏日,温度也仅20左右,真是个消暑纳凉、露营、徒步的好去处。难怪早有七八个男女先我到达,在溪水中嬉戏游玩,尽享凉爽惬意。我们队伍中,女士们热情最高,性子最急,早就迫不及待踏入溪流,嘴里发出“喔!喔!喔!好爽喔!”的尖叫声。18勇者,没人犹豫,不管粗壮,还是柔弱,不管黑短,还是纤细,18双腿,36只脚,全浸泡在清澈冰凉的溪流中,顿感透心的凉爽、畅快。要不是花甲老人,知道水凉激心,我一定会不管不顾,扑入溪流中,畅快淋漓地游它一泳。

从入口处的溪水中恋恋不舍地拔出双腿,开始在溪流岸边的花岗石路上慢慢前行,一面欣赏溪流的清澈,时而水流潺潺,时而汇入深潭,时而水花四溅,时而无声轻流;一面小心地踩踏着不规则的石头路,时而平缓,时而松乱;一面前观俯仰,小溪两旁岩石壁立,时而湿滑漉漉,时而开开合合,从窄窄的岩石缝中漏出丝丝朦胧的亮光。我们欣赏着,谈论着,尽享着这难得的上天赏赐,不知不觉已走到一线天的中段。这时,前行的一大群人围立岸边、溪水,关切地注目着平女士。原来,她禁不住清流的诱惑,在行进中再次踏入溪流,再次享受凉爽快意,殊不知水流清浅,水中石头却太过圆滑,踩之不稳,平女士的腓骨在石头上重重地磕了一下,顿时,腓骨处鼓起一个大青包,疼得平女士龇牙咧嘴,差点疼出眼泪。好在罗兄一身好医术,马上让她坐在青石上,任冰凉的溪水浸泡,以免血液扩张,造成大面积瘀肿,并用毛巾在水中轻轻包扎,并留下好些同伴陪同着、安慰着,尽量减轻伤员的疼痛与惊惧。兄弟姐妹,心手相连,此情此景,身同感受,令人赞叹!

利用伤员暂时歇息的时候,我们五个勇者继续前行,一直走到一线天的出口处,仍然只见溪水潺潺,山石陡峭。听一对70多岁的老夫妇讲,从此出口往上,再走一个多小时,就可以到家了。而要攀爬到距此约3公里的蛮王洞,道路更难。听说,蛮王洞是一个原始洞穴,里面大洞套小洞,走完需2-3小时。洞里有暗河、钟乳石等奇观,但尚未开发,前去探险者甚寥。前些时,本群知青10余人戮力前往,披荆斩棘,也未能进得洞中,留下的,只有伤痕、惊险和遗憾。

一行人再次聚集,小心惬意地在乱石路中退行。回到溪口,或再次探入双腿,在溪水中尽情享受,或坐于石上,交流着心里的感受。此时,最忙的,要数自觉担任摄影师的朗兄,只见他的闪光灯不停地亮起,在石缝间泛起道道回光。女士们则毫不吝啬地摆开各种姿势,或撩水嬉戏(嬉水仙女),或扭身回头(回眸百媚),或搭手抬腿(起舞天鹅),同时嬉戏声不断,俨然已经是下凡仙女,正在人间享受无拘无束,自由浪漫的快乐时光。

沟口吃过夜饭,一行人再次乘车,一会儿就到达范店乡场,住进王二妹农家乐,开始了乡间夜宿的狂欢之夜。乡下的卡拉OK音响虽不咋的,音碟也不正宗,但老知青的歌声却是纯情的,苍凉高亢的男女声,金典老歌的熟悉旋律,可以震动乡场上下,让乡民再次感受到当年知青的强劲力量。五女士跳起欢快的舞蹈,萍女士唱起轻柔的老歌。歌声在山乡的夜空荡漾,欢情在老知青心里流淌。最精彩的当数:邓兄白帕扎头顶,俨然汉奸把雷探,金兄娓娓道小芳,形象生动兴盎然,罗兄摆起龙门阵,仿佛昨天又跑滩。唱吧,闹吧,笑吧,历史的昨天虽然伤感,历史的今天却依然灿烂。范店,记住了18位老知青返老还童的这一夜,这一天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我们一行人鱼贯而行,登上川沙客0051号游船,开始在大渡河龚嘴库区的游览。把舵张师傅面肤黝黑,双眼炯炯有神,一看就是一个老船长了。一问,果然已经有20多年的驾船经历了,难怪在后来的行船中,让我们感到的,都是安全、稳当、舒坦和快意。游船在大渡河宽阔的水面上快速前行着,雨雾茫茫,飘飞着轻抚着我们的脸颊。雨雾中,两岸的山峰时隐时现,时而妩媚,露出笑脸,时而含羞,轻纱遮面,时而伟岸,壁立万仞,时而柔美,沙洲清浅。大气时,连绵不尽山连山,妩媚时,枝青叶绿水半弯。好一幅烟雨朦胧,山水相连的水墨丹青画轴!游船在水面上前行着,雨却越下越大,山色越来越朦胧,浑浊冰凉的大渡河水,悄悄地笑看着这群,不怕风雨湍流的老小孩,万般惊诧,万般佩服,任由欣赏,尽献殷勤。

行船靠岸,一棵树干虬曲,树冠巨大,生机盎然的大榕树,昂然屹立河边。我们争先恐后,登上石阶,赶忙与大榕树合影留念。我上前仔细一看,名木古树挂牌上赫然写着,榕树,树龄:470年。哦,四百七十年的榕树老人,历史的长河需要往前追溯好长好长的时间。从中国封建社会,殖民地半殖民地近代社会,一直到新中国建立和改革开放的今天,你见证了多少社会的变迁,你见证了多少人事的变幻。是你,亲自伸开双臂,展开笑颜,迎接来自古盐都198名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孩,到这里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;又是你,含着热泪,向重返家乡的青春少年挥手送别。少年郎苦涩的眼泪,有你轻轻地拂去,少年郎流淌的热血,有你小心地擦干。是你,最疼这群远离家人的少年郎,是你,象慈父般呵护这群小娃娃。虽然,你已经年老力衰,但你浑身是爱,终生不改。今天,你的儿子们回来了,特意向你致以敬礼,向你表达永恒的挚爱。

不知不觉,天空的雨儿已经悄悄地停了。我们乘坐的的游船继续前行。右岸是沙湾范店的秀丽山水,只是有的地方开挖矿石,早把灵秀的苍山弄得遍体鳞伤,令人唏嘘。沿河而建的铁道线,属于成昆铁路的一段,不时有旅客列车和货物列车呼啸着迤逦而行,运载着南来北往的旅客和物资。左岸是峨边县的壮美山水,更加伟岸的大山,向世人展示着自己强大的躯干,河边,一排排的新房整齐划一,特别惹眼,一问,才知是国家新修的彝族民族村,让彝族同胞搬出大山,共享改革开放的成果和日新月异的现代文明。

游船继续前行,转进一条河湾,视线豁然清亮起来。张师傅说,这叫鱼洞沟。鱼洞沟山更青,水更秀,碧绿的河水,很难与刚才看到的浑浊的大渡河水相联系。原来,这湾河水弯进来,远离主河道,保持着自然气候,故而俨然世外桃源一般,千娇百媚,万种风情,与粗狂奔流的大渡河主河道,形成鲜明的对照。我只听说过别有洞天,这次西行沫水,却让我深切地感受到了别有水天,真是不虚此行,收获颇丰啊!

游船在鱼洞沟里调了头,开始开足马力,往回赶。伙伴们又开始躁动起来了。女士们摆波司回眸送秋波,邓兄提起船链模仿砸碎锁链争自由,罗兄头戴纱巾效女士献妩媚,金兄屹立船头演绎热血水手,还有扮演泰坦尼克风雨恋人的,纱巾遮羞扮演楼兰女人的,嘻嘻哈哈,轮番献媚,放情山水,尽情欢歌,早已不知自己年方几何,今日要向往何方,不是神仙,胜似神仙。如果要说笑一笑十年少的话,这群人,就只能算作是没有烦恼的小娃娃了。

从码头下得船来,我们18勇士拥挤在两个面包车里,一路翻山,到范店乡最偏远的先锋五队,也是此行领路人罗兄的下乡地,去寻觅当年知青的青春足迹。山路崎岖,路窄坡陡,约半小时,车辆到达一户张姓农家,主人早已杀土鸡,烧土豆,推豆花,煮腊肉,拌野菜,虚位以待。一阵寒暄照相,一阵相互问询后,在这座虽然陈旧,但却典型的山区木板农舍里,我们也毫不客气,斟满乡里自产的包谷酒,推杯换盏,大快朵颐,直喝得面红耳赤,直吃得肚儿饱饱。要不是主人客气,不待我们吃好下桌,断然不肯下箸,我们可能还要多在桌子上摔摆一气。

趁着主人家吃饭的间隙,我们沿一条小泥路,向更幽深的山上走去。沿途只看见种有包谷、白术两种作物,一种是粮食作物,一种是中药材。山上的地块都很小,且都是陡峭的坡地,水土不易保持,可见不宜耕种。昨夜和上午的大雨,把山路浸润得湿滑难行,才走了不足20分钟,金兄就打起了退堂鼓。好在罗兄极力鼓励,他才随着众人继续前行。原本要进老林看一看的,但雨后山上老林,原本就没路可走,雨后更加难行,于是只走到罗兄原来知青点的老屋基,看了看如今已成为庄稼地的宅基。知青房屋早已荡然无存,只有那长势还算良好的包谷苗,就像当年的一屋知青一般,背靠大山茂林,面向空寂的山谷和远山,在山风的吹拂下,浑身瑟瑟地发抖,显得孤立无援,仅仅靠自己柔弱的根系和不太粗壮的腰身,对抗着白天太阳的曝晒,抵御着夜晚寒露的冰凉,顽强地生存下来,奉献着少得可怜的秋后收获。也难怪,当年年幼懵懂的罗兄,忍受不了这恶劣环境的摧残,只好经常外出游走跑滩,暂避一时的艰辛苦难,求得短暂喘息机会,仿佛也是可以解释得通的。

下午,我们下山回到乡场,又去河边照相留影,在大桥上感受列车通过时的强烈震撼,遥望龚嘴拦河大坝的雄姿,近看库坝丰厚的储水和远近旖旎的水色山光,回想当年一代知青心酸的奋斗历程,看看今日已然花甲,早当起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的老知青们,青春岁月不再,满腹情怀难诉,不免心潮澎湃,难禁眼眶湿润,早已潸然泪下。

范店第二夜,依然是在王二妹旅店引昂高歌,依然是知青话题令人回味。欢笑间,电闪雷鸣,大雨滂沱,好像老天爷在帮助我们释放开闸的知青情怀。山风在为我们呼啸,炸雷在为我们震撼,闪电在为我们放电,大雨在为我们倾诉,一代知青的风雨历程,早已写进共和国的历史,让历史记住几千万知青所走过的一个个春夏秋冬,所留下的一滴滴汗珠心血,记住他们的欢笑,记住他们的苦难,让泣血的历史,永远不再重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2014年7月24日于盐都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0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