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柳七的博客

朋友光临 荣幸之至 清风微拂 碧荷田田 绿柳垂髫 玉藕沁香 闲坐品茗 不亦乐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身寒微 成长曲折 历尽苦辛 笑看春秋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增头羌寨行(游记)  

2015-06-03 16:50:15|  分类: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

【原创】增头羌寨行(游记) - 柳七 - 柳七的博客

 蓉城周末,女儿说要去增头寨摘车厘子,来回需要两天。一大早,度假的队伍在西南财大门前聚集,大家鱼贯登上依维柯中巴车。座位都是事先安排好了的,我和鹿鹿最年长,安排在前排,可以见出领队对长者的尊重和关心。八点刚过,依维柯就出发了。蓉城的早晨,小雨濛濛,给此次增头羌寨之行抹上一层清凉。车过郫县,沿成灌高速接都汶高速一路北行,雨雾渐渐散去。领队老杨开始在车上介绍本次行程安排和注意事项。我这才得知,原来此次行程属于驼友户外群的一次探幽之旅,目的地是羌族同胞世代居住的理县增头寨。接下来,大家都手拿话筒做自我介绍。大家都介绍自己的网名,兴趣爱好,就算相互初步交流认识了。什么玉米、蚂蚁、老梁、九月风、瞎掺和等等一大堆,也没记太清楚,包括司机朱帅哥一行13个人,羌寨行十三香的队伍就算形成了建制。

车过都江堰,依维柯开始在大山隧道和岷江沿岸穿行,沿途多处“5.12”震后的路桥和农舍遗址赫然入目,不禁让人黯然神伤,唤起八年前那痛苦的记忆。那波光粼粼、奔腾不息的岷江水,好像是在向人们诉说着已往的故事。

车过汶川,开始沿着317国道西行,不到20公里就先后到达了理县的羌人谷和桃坪乡,那著名的羌寨碉楼和羌寨屋舍,让我们引颈长望,但这不是我们此行的主要目的,要待返程时顺便看看,而我们是要到更原始的增头寨去探幽和体蕴。

从桃坪乡过卡往大山深处,是十余公里的盘山公路。这条“5.12”震后新修的乡村公路,只许小型车通行,实际上,也只有小型车才能通行。依维柯在狭窄的山道上之字形地往上盘旋,不时一百八十度的大拐弯,狭窄处需几次进退才可拐过头,那嶙峋的石壁和深不见底山涧,让人胆寒惊悚,手心出汗。手艺不好,稍微出错,就会铸成终身遗憾。好在朱帅哥常年开着这涉外旅游车在崎岖山路奔跑,早就练就了一身好车技,每到险处,总能化险为夷。我们虽然大气都不敢出,心也总是悬着,但都安全无恙。我的体会是,这种山村道属于新手禁区,切莫乱闯,就让好师傅独享吧。

经验者说,无限风光在险峰。这不是吗,车才到半山腰,就只见山路岂止十八弯,层层飘举状如带,山涧流水淌,头顶天似海。远望,则是泛着金光的巍峨壮丽的雪山。啊,好美的美景啊!十三香们忍不住惊呼起来,让朱帅哥停车拍照。大家以雪山为背景,摆着各种波斯照相留影。还是朱帅哥最有胆气,竟敢站在路沿石上做单腿独立飞翔的波斯,这让我这恐高症者顿时感到站立不稳,人都飘起来了一样。而朱帅哥却坦然笑着,一点事儿也没有似的。

依维柯依然艰难地往山路上盘旋,慢慢地看见些挂着红澄澄果子的樱桃树和农作物了。上到一面巨大的斜坡上,终于看见路边有羌式建筑,再往上,就看见山坡上错落有致的村庄。喔,这就是增头寨,这就是我们历经千辛和风险,苦苦寻觅的增头羌寨。依维柯停到了寨子下的路边,主人老余早就笑吟吟地招呼着司机和领队,然后带着我们行走在寨子的坡路上,一会儿就到了增头村76号,这座有着几百年建筑历史的羌楼中。我看了一下手机,才中午11时许,也就是说,仅仅三个小时,我们就从大都市,穿越到了原始风貌犹存的羌寨之中了。

趁着大伙稍憩和主人安排午饭的功夫,我一边与主人的家人攀谈,一边仰望蓝天白云,一边打量着这座有着千年历史的羌寨。原来,增头羌寨分上寨、中寨、小寨和下寨四个寨子,合称增头寨。这里海拔2300多米,村后大包山海拔3000多米,盛产虫草,现在正是采挖虫草的季节,村里人大多进山挖虫草去了。运气好时,一人一天可采挖几十棵,品相好的可价值千元,但有时也会颗粒无收。全寨有一百余户人家共四百多口人。上寨的历史最为久远,可追溯到与桃坪羌寨同年代的公元前110多年,为了抵御外敌,上寨和中寨曾经碉楼林立。历经了千百年风雨和汶川大地震,如今只剩下伴着山风呼啸的残垣断壁,仿佛还在述说着那段盛衰变故的故事。中寨村口那株高大粗壮的白杨神树,也为我们这群侠者,留下了一缕千古思幽的情结。

开饭了,我们与先期到达的另一伙人分坐两桌,主人提壶续酒,分盏畅饮,那杂粮烈酒强烈浓香的味道,就如同羌族同胞热情好客的直爽情怀一样,没有半点羞涩和参假。桌上摆满了羌家老腊肉、土鸡和各式山菌、野菜,以及自家种的各种山里时令瓜果蔬菜。不知是我们早已饿极,还是羌家的地道菜肴香誘,还是主人的率直热情打消了我们的顾虑,大家推杯换盏,大快朵颐,一会儿就面红耳赤,声音也高昂起来。从第一顿开始,一直到第二天午饭后离开,主人家一直都是这样热情,每顿变换着花样,尽可能让我们吃好吃饱,让我们深切地体会到羌族人家的淳朴善良、好客率真的性格。

午饭后,老余又带着我们参观小寨、中寨和上寨。在寨子中和寨与寨之间穿行,踩着脚下崎岖的小路,小路似乎在告诉着我们羌族部落的历史足迹,抚摸着身旁斑驳的泥石寨墙,寨墙似乎在告诉着我们羌族人民的聪明智慧,审视着孤寂挺立的残垣断壁,残垣断壁似乎在告诉着我们羌族同胞的辛酸血泪,欣赏着悠闲放牧着的牛群,牛群似乎在告诉着我们羌族主人家如今的惬意生活。虽然,上寨和中寨过去的林立碉楼早已成为了历史,许多羌族人家也已搬出深山,去寻求自己更大的发展,但许多羌族同胞还是留了下来,忙时从事农耕,进山挖药,闲从事餐旅,过着自足消闲的生活。

午后的山野虽然蓝天白云,艳阳高照,但山风吹拂,让人感觉不到炎热。在老余的带领下,我们从上寨开始爬山,笔直地向山上爬行,不知道歇了好几趟,才爬到一棵挺立在半山腰的大松树前。听老余介绍,这棵松树和中寨前的白杨树,都是增头寨的神树,被本村羌族人奉为神灵,羌人敬重神树,神树保佑羌人。果然,历经沧桑的大松树腰间缠着一块红布。老余说,因为是神,就要挂红,以示敬重。从大松树的缝隙望出去,依稀可见增头四寨散落山坡,两面的大山莽莽苍翠,对面远处的雪山金光耀眼,抬头望,蓝天白云悠悠,天地咫尺相连。这时,只见老余,这个羌家的后生,笔直地站在大松树前,告诉我,要把神树好好宣传,让更多的人了解增头寨,让更多的人来增头寨做客消闲。是啊,这座可以说还尚未开发的千年古寨,热切地盼望着被人认识,被人追捧。玉藏深山等卵石,人入深山价连城。但愿,增头寨既被人所识,又保持好原貌,不被过度开发以致破坏,真正成为熠熠生辉的羌寨明珠!

带着对神树的敬畏和心中的祈祷,我们斜刺里去到增头寨另一块圣地:干海子。这是一条几乎不是路的路,只有少数几个当地人才能找得到,虽然一路鲜菌丛生,野芳烂漫,但一路荆棘半蹲腰,黄莲倒刺挂衣襟。不知不觉间,太阳早已把手臂灼得生疼,倒刺早已在手臂上划拉出许多血红的口子。就在大家意志将溃的时候,突然听到了山风吹拂下的潺潺流水声。“快到了!”老余鼓励我们道。再次匍匐穿过一片矮丛,任由倒刺免费针灸无数次后,我们热切期盼的美景尽显眼前:汩汩山泉从林间渗出,清幽浅亮,抚之,冰透手指,呷之,凉达心脾。十三香们纷纷倒掉随身携带的矿泉水,满满地装上这大山深处渗出的资格山泉水。我平时只喝茶水,不喝矿泉水,但面对这大山的恩赐,也忍不住掬起一捧,请喝一口,然后闭上双眼,静静地享受这清醇甘冽、透彻肺腑的感觉。啊,太畅快了!啊,只有在纯净的高山上,只有在这费尽这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得到的蓝天里,才能由我们独享这惬意,独享这上天的不吝恩赐啊!

怀揣清凉,沿着清流的山溪,我们顺流而下,很快就来到一片山坡开阔地,刚才的山溪早已把这片土地浸润透了,草坪青青,一片片的黑土蓬松酥软,用脚轻踏,就像蓬松的海绵。但老余马上告诫,踩不得,不小心陷下去,也不知有多深。哦,沼泽陷阱,别招惹。老余说,这就是干海子,水多时,人不容易过,只有绕道。可现在水不是很多,可以过去。我们踩踏着中间石块,轻轻跨过小溪,告别这浸润的大地,告别这可以称作岷江水源地的干海子,顺坡下走返回驻地。

当夜,我们又是一顿美酒佳肴,又是一夜畅谈。该休息了,由于客人多,女香们和另一泼客人就宿小寨老余家,我们男香,则再下到下寨,住到老余大姐家。羌寨的夜晚寂静无声,由于一天劳顿,我们很快进入梦乡,甜滋滋地睡了一觉。清晨起来,才知昨夜后半夜月明星稀,月照山村,行人无需照明就可以辨识道路,但天将亮时下了一场山雨。趁着雨后的清凉,我背上相机,攀上大姐家的独木楼梯上了阁楼,登上楼顶晒台,面对刚刚露出姿容的山影和羌寨,咔嚓咔嚓地照了几张云雾缭绕的风景,但马上迷雾顺着山脊和山谷,向寨子弥散开来,寨子马上就被浓雾锁住,视野很难再有辨识,只有下楼洗漱,返回小寨早餐。我暗自庆幸这早起上楼的两分钟,欣赏到了浓雾锁钥前的美景,没有留下羌寨之行的遗憾。至于此次摘车厘子的活动,由于山上季节晚,车厘子还未成熟,我到主人家的园子里瞧了瞧,摘了几个水晶车厘子,虽不酸,但还没甜味。老余看出我们的意思,马上联系桃坪山下的本家三姐,赶着给我们摘了两大筐品质最优秀的车厘子,待我们午饭后下山品尝购买。果然,下山后的车厘子任由我们十三香尽情品尝购买。吃着甜丝丝、黑澄澄的车厘子,回味着这次充满神奇、神秘、艰辛和快乐的增头寨之旅,羌山的博大苍劲,羌寨的古朴沧桑,羌族同胞的率直善良,羌族村寨气象万端的倏突,都令人感到万分的惊诧和惬意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5年6月3日记于盐都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